吃猫日松鼠

【授权翻译】【Jason中心】Little Absences

柴君菌:

Little Absences
By MoonySideDown
翻译:柴君菌


Summary


他对面有一个空位。有一个小男孩每天早晨都坐在那里,狼吞虎咽的吃着早饭,好像有人要抢走似的。他会用叉子戳他的食物,并告诉布鲁斯他在学校学习了什么。或者他最近在读什么书。
他的脸上有一个敞开的口子。
他生命中有一道淌着鲜血的伤口,代替了他的第二个儿子的位置。


早上好,B。








布鲁斯正走下楼去吃早饭。


他的自理能力仅限于最起码的进食,但是不管怎么说,阿尔弗雷德每天早上都在给他做早饭。让早餐保持原状似乎不公平,此外,他认为,他还必须在某一时刻开始进食。


所以他把自己拖下楼梯, 尽管新鲜的鸡蛋和熏肉的气味正在使他的胃背叛自己,并扑通一下将自己坐在椅子上。
如果阿尔弗雷德很惊讶看到他,但他不会表现出来,只要在他面前放一个盘子就可以了。"早上好, 先生。您感觉如何?”
布鲁斯应该问问阿尔弗雷德的情况,但这些话死活不肯从他的喉咙里出来,他不能再次召唤他们。"还好。“
管家轻声回答,并轻轻地把手放在布鲁斯的肩膀上,然后转身迅速离开,回到厨房。盘子开始在水槽里叮当作响,而它们却被洗得很轻快。


食物闻起来很香。这张桌子布置得很好。太阳从窗子里射进来。


他咬了一口他的熏肉,设法不费力地吞下,这很鼓舞人心。他又吃了一点,喝了一口他的橙汁, 并用叉子叉起了一些鸡蛋。


他抬起头。


他对面有一个空位。有一个小男孩每天早晨都坐在那里,狼吞虎咽的吃着早饭,好像有人要抢走似的。他会用叉子戳他的食物,并告诉布鲁斯他在学校学习了什么。或者他最近在读什么书。


他的脸上有一个敞开的口子。


他生命中有一道淌着鲜血的伤口,代替了他的第二个儿子的位置。


早上好,B。


他离开饭厅的速度如此之快,以致他的椅子倒在地上。他冲向一个巨大的华丽的浴室,杰森曾称为”海王的度假之家”,他所有吃下去的东西都朝喉咙涌上来,直到恢复过来后,他使劲地敲打着大理石瓷砖。


杰森陶德已经去世四天了。


蝙蝠侠站在低矮的屋顶上。他终于把自己扔进了足够他忙活一周的案子。一个专注于孩子的贩卖人口的团伙。他们从收容所和小巷里把孩子们都揪出来,把他们送到鬼知道在哪的地方。看到团伙头目被塞进警车里是一种痛苦的满足。


夜翼站在他的左边,轻松,满意,和以往一样欢快。


"今晚干得好,夜翼"布鲁斯咕哝着,没有转过去看他。他真的很想和他好好谈谈,但他再也不知道该和谁谈谈了。


"永远在你后面,蝙蝠侠"迪克笑得很轻松。"与你再次合作是一件很好的事。”


迪克一直很忙,既管理这少年泰坦,也经营着正义山的队伍。他长大了很多,布鲁斯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。几个星期前他不就是个小男孩吗?


他想好好看看他的第一个儿子,但他不能,所以他看着警察们到处忙活。"我很抱歉, 如果我对你很无理。“


"是吗?我没有注意到任何异常。”


这是一个笑话,但事实埋在字里,让布鲁斯的胸腔感到空洞。他无视了这种空洞感,并把注意力转回到眼下的情况。


那个头目,一个将偷走的孩子藏在他郊区家里的地下室的人形污垢,瞪着警察, 在警察们开始押他到后面的车里。


他冷笑着说: "又没有人会想他们, 只是一堆没人想要的垃圾......"


布鲁斯不记得自己做出了这样的选择。他跳下屋檐,站在警官之间,并抓住那男人的衣领。他不记得把他摔到地上, 或狠狠的将那人的头砸在水泥墙上。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,直到血迹布满了人行道,直到警察快要开枪,直到夜翼正拉着他的斗篷和一只手臂。


这个人没有死,但他肯定是昏迷了,他的脸看起来不再像是他的脸了。


警察惊恐地盯着蝙蝠侠。连戈登都正死死的瞪着他,用一只手示意警官先冷静,别开枪。夜翼也没有松开抓住他的手。


布鲁斯强迫自己的身体放松, 然后夜翼让他走了。


警察还站在那儿,现场变的如死一般寂静。


那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。


布鲁斯转过身来,将钩爪射向城市, 荡进了阴影里。


杰森陶德已经去世一个月了。


晚会在庄园的舞厅里如火如荼地进行着,充满了音乐,愉快的谈笑声。灯光使舞厅地板善良无比,瓷砖反射出客人们淡淡的倒影,在舞池中扭动着,在周围的桌子边晃动着。有一个挺现代的乐队在角落里演奏一些欢快的音乐,一大部分人在舞池里大笑着。


布鲁斯与一位上了年纪的女士合影,她负责布鲁斯所支持的慈善事业,戴上他完美的 "布鲁西" 的微笑,甚至在她脸颊上轻轻一吻,让她和她的朋友们开怀大笑。


当她们向其他客人打招呼时,他在角落里发现阿尔弗雷德,面带微笑, 和一对他那个年纪的男人聊天。 这让他笑了。


整个晚上都比他预想的要好得多。一些预想到的小问题,顺利瞒过去的小谎言,完美的表演。他发现,尽管诸多不顺,他实际上还是挺享受这一刻。向漂亮的社会名流打招呼,从路过的侍者那里拿走一杯香槟,心满意足地啜饮。


他享受这难得的时刻,没有人缠着他。而某个东西吸引住他的目光,他慢慢的转过身看着他。


一个男孩站在门边,穿着西装,看起来很不开心也很不舒服。他摆弄着袖子, 摆弄着头发。看起来很像他的母亲一定要把他拖到这里,参加一个没有其他同龄人的活动。他不想待在这里。


他长得像杰森。


布鲁斯把未喝完的酒放在一个侍者的盘子里,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男孩的脸。


他的皮肤比杰森的黑,他的眼睛是棕色的,而不是蓝绿色的。他个子矮而且很瘦。他不会对任何人傻笑或皱眉。


同时,布鲁斯感到晕眩。


"布鲁斯!”一位韦恩企业的投资者高兴地在他右边叫住他,这使布鲁斯一惊。"你—你还好吗,孩子。“那人皱起眉头问道。


"是的。他立即回答到,并再一次温柔地看向那个男孩,他每看他一次,就越来越不像他死去的儿子了。"只是—太多的香槟的缘故。”如果你能原谅我,我想我需要去坐一会儿。


杰森陶德已经去世八个月了。


TBC

评论

热度(1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