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猫日松鼠

智齿与第一颗星星

生活在别处:

桶蝙
*开车失败的产物,所以对不起没有肉
*OOC属于我,人物属于DC爸爸

“天哪小杰鸟,你长智齿了。”
罗伊打着小手电往他嘴里看了半天,然后宣布道。

一开始只是进食时钝钝的疼痛,第二天那模棱两可的隐痛变得无时无刻不在,所幸对他而言尚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……

第三天时疼痛已经变得无法忽视,他试图用舌头去舔,那颗顽强的智齿已经刺破牙床的软肉冒出了尖端。钝钝的疼痛感并不是完全不可忍耐,但是让人心烦意乱。

杰森对着镜子龇牙咧嘴,他的牙龈连带着左半边脸已经肿了起来,看起来像刚刚被人揍了两拳。他几乎要开始怀疑这是老家伙的诅咒了。三天前他和老家伙狭路相逢,然后吵了一架,关于需要、过度暴力、危险以及其他一些无聊的事情。
他大概还对布鲁斯说了什么过分的话。

他离开的时候布鲁斯还站在滴水兽上,看起来阴沉而傲慢,仿佛煤玉和雪花石膏的雕像。【1】

他吞下两片止痛药。红头罩会压迫到智齿让疼痛变得更加明显,于是他只带着红色的多米诺面具。

他刚出门就看见夜翼蹲在楼顶上吃他的宵夜。
“小翅膀,来一个?”他敏捷的翻下来凑到杰森身边,变魔术一样又拿出一个辣热狗。
“走开。”
而他的大哥看准时机把那个热狗塞进了他嘴里,还刚好戳到了智齿的位置。
他一定是非常没面子的“嗷”的一声嚎了出来。

“所以……你长智齿了?”
迪克看起来几乎就要捧腹大笑了,杰森恼怒的瞪着他,不确定是应该给他一拳还是把那个可恶的热狗扔到他头上。


第二天晚上,他刚出门就看见了蹲在楼顶上的红罗宾。
“你长智齿了。”
小红鸟透过潮湿的雨雾盯着他肿起来的左半边脸。
“那又怎么样,鸟宝宝。”他几乎咬牙切齿的瞪着红色的鸟宝宝,一夜之间似乎所有人都知道红头罩长了智齿,这是想让他混不下去吗!
他发誓要查出是谁这么大嘴巴,白天罗伊就已经对天发誓三回不是他说的,那么可疑人物只剩下……
对方敏捷的翻下来:“而且我觉得你需要和布鲁斯谈谈。”

他要杀了迪克•格雷森。

“不。”他咬牙切齿地说,“迪克在哪儿?”

“应该在庄园。”


一定是那颗可恶的智齿让他头脑发热。
现在,他站在韦恩庄园的围墙外,冰凉细密的雨水落在脸上,冷却他因为智齿的疼痛而发烫的脸颊。

他该翻墙进去把迪克揍一顿,但二楼卧室暖黄色的灯光透过绵密的雨雾,呈现出一种温情脉脉的色调。这光芒让他的心脏安宁又满足,几乎有点刺痛,就像摸着金币的老葛朗台。

他发现自己想念阿尔弗雷德的小甜饼,想念原来的房间,想念蝙蝠洞,想念从前的那些夜晚。

他想念布鲁斯。
而他终究不敢碰触那些潜藏在“想念”这一外衣内部的东西,因为只要轻轻一碰,那样的念想就会尖叫着撕咬禁锢它的一切,像膨胀的气球从内部撑裂肋骨。
那是最奢侈的妄求。

他是他的罗宾,他的门徒,他的士兵。
他是他的错误。
他自虐般用舌头辗过那颗智齿,仔细地体会那种疼痛:并不尖锐,钝钝的、酸涩的。他感到自己正处在风暴的中央,仿佛在风眼中偷得片刻安宁的无帆小船。
而他确实为这偷得的安宁支付了代价,就像不惜一切求得先知一吻的莎乐美。
对布鲁斯而言,他大概就像这颗智齿一样。
都是该拔除的无用的东西。


“杰森?”
老天爷。
都是智齿的疼痛让他无法保持警惕,连有人靠近都没注意到。
布鲁斯单手撑着雨伞站在他身后,脸上的表情不是蝙蝠侠也不是布鲁西宝贝儿。然后雨伞倾过来,为他制造出一小片无雨的空间。

沉默像河流一样横亘在他们中间,杰森感到手心里逐渐浮起一层薄薄的汗。
他注意到布鲁斯被逐渐淋湿的后背。

“……所以呢,你是奇怪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吗?”
“不,这里永远是你的家。”
布鲁斯的眼睛是富丽的蓝色。但现在这美丽的颜色和那样的言语却叫他喉咙发紧,连带着智齿和周边牙龈的隐痛。不知是天气还是其他什么,他面前的布鲁斯显得悲伤而破碎。他盯着布鲁斯的眼睛,他听见……

“……我从未对你说过,我……我真的很高兴你还活着。”
他能看见那对蓝晶石内里破碎的裂隙。【2】
那是永不愈合的伤口,暴露的血肉通往更加浓重的黑暗与偏执。
他早就应该知道那对布鲁斯而言是多么痛苦,从来没有什么东西能彻底修补他的心碎。
“我知道。”他小声说,看着布鲁斯伸向他的双手,“我知道。”

一个别扭的拥抱,他触摸到潮湿布料下结实的肌肉与骨骼。他甚至不记得他们上一次拥抱是什么时候了。接触的躯体,呼吸,体温……

这些都是温热的。

那对蓝晶石色彩的眼睛就像夜空中升起的第一颗星星一样闪闪发亮。那股撼动他心脏的轻微刺痛感再次出现在他的肋骨后方,他回想起曾经做过的梦:无数雪花像灰烬一样降落,它们逆着光芒飞舞透出温暖的粉灰色。
布鲁斯就在这样的场景中,向站在没有颜色的阴影中的他伸出了手。

他握住的是空气。

于是他像是要确认这不是梦境一样用力加深这个拥抱,布鲁斯的呼吸喷洒在他耳畔,呼吸呼吸呼吸,温热的气流重复着颤动平息的韵律,带着些许怪异的情色气息,谵妄的荒诞的。

不是妄求。他想。
也许那不是妄求。
他的心脏在惊恐和狂喜中来回震荡。

他不知自己哪来的勇气,直接狠狠的咬上了布鲁斯的嘴,他们的牙齿因为这个过分粗暴的吻磕碰出了声音,他尝到了牛奶巧克力的甜蜜味道。他在不安和莫名的飘飘然里感受着环绕他的一切:他的过去,他的家,他的父亲,他所渴求的超越这一切的东西。
布鲁斯的舌头划过他的齿列抵在牙床内侧,他的智齿因为这个动作狠狠一疼,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突然的僵硬。

“天哪杰森,”他百分之百确定布鲁斯是在笑,“你是长智齿了吗?”

这让杰森的智齿又狠狠一疼:“是又怎么样,老家伙。”

回答他的是一个蓄谋已久的笑容:“我刚好认识一个不错的牙医。”

-Fin.-

然后……
熄火了【。

以及可有可无的注释【1】和【2】:选煤玉和雪花石膏是因为这两种东西硬度都很低(煤玉2.5雪花石膏2,用指甲就能划伤),和老爷一样看起来坚不可摧但实际上没有那么坚硬……至于蓝晶石,因为它呈现“富丽的蓝色”而且在高压下形成造成宝石内部有裂缝。

评论

热度(112)

  1. 吃猫日松鼠生活在别处 转载了此文字